“尼玛,大饱眼福!”

  “我说怎么一种油条吃出了这么多种口味,原来操作这么复杂。”

  “学不来,学不来,光是秀哥那种刀功,直接劝退,我还是继续呆在直播间吹吹彩虹屁吧!”

  “什么时候能嫁给秀哥这样的老公就好了,吃饭、睡觉、打游戏、打架、生孩子我都不慌了!”

  “23333,楼上的做梦,谁来一个屁把她熏醒!”

  王袖直播间的弹幕恢复正常。

  一直围观的张晓婉和小姚也连忙松了一口气。

  腰间的手机在震动,张晓婉接到了斗鲨陈杰的来电。

  “喂,您好。”

  “我是陈杰。”陈杰说道。

  “陈经理。”

  “昨天的事情,斗鲨全体都知道了,和你们俩无关,你们早点回来吧!”

  “可是陈经理。”张晓婉说道:“广城这边还没有……”

  “好了。”陈杰打断道:“我听说了,你们很热心地包庇了嫌犯,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。你们不用替对方隐瞒,警方知道,网民也知道,大家都知道,今天就回来吧!机票我报销!”

  陈杰一口气说了很多。

  因为他的压力挺大的。

  张晓婉和小姚居然在警方面前承认自己杀人。

  不管这是为了什么,光是舆论这一点就对斗鲨有着极强的杀伤力。

  小姑娘虽然是受害人,但是看问题的手段还是太浅显了。让两人继续在广城闲逛,说不定会出现更大的事故。

  所以斗鲨内部决定提前将两人召回来。

  “可是王袖还在比赛呢!”张晓婉说道。

  “个人利益始终服从集体利益,晓婉你要搞清楚了。”陈杰说道:“斗鲨承受不了那么大的事故,现在就回来吧!”

  沉默了一会,张晓婉最终回了一句,“好吧。”

  ……

  挂断电话后,张晓婉看向正在看直播的小姚。

  “小姚。”

  “诶。”

  “这一场看完,我们得回宾馆收拾一下走人了。”

  “啥?”

  “上面说了,我们回魔都。”

  “晓婉姐,不是吧,王袖的直播还没播完呢!”

  “公司那边压力很大,我们必须回去了,其他的飞机上和你说。”

  “那…好吧!”

  不管是张晓婉,还是小姚心中都十分失落。

  虽说要走,可是张晓婉并没有迈动脚步,而是快速往前冲。

  因为第一场比赛结束了,王袖作为选手肯定会从餐厅出来。

  出来的那一刻,她完全可以将心中的那件事验证一下。

  王袖到底是不是匿名哥,就等下一刻了!

  ……

  大厅中,门打开了。

  晋级的选手们跟着裁判走了出来。

  人流出来时,张晓婉左顾右盼,终于看到了王袖。

  王袖身后还跟着刚刚在直播间中出现的那个麻花辫女青年。

  女青年长得挺好看的,视线一直集中在王袖身上。

  这让张晓婉微微有些不悦。

  她走上前,故意堵了一下王袖,“王袖,我在这里。”

  “诶!你们怎么来了。”王袖走过去。

  “等你呢。”张晓婉说道:“刚才的表现很好,整个斗鲨都在为你们打气呢。”

  说话时,张晓婉用余光瞥了瞥女青年,发现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她有些疑惑,难道对方和王袖不是那种关系?

  想到马上就要离开,她只能挑破问题,询问道:“王袖…那位是?”

  王袖回头,看了一眼女间谍,说道:“她叫菲菲,火车上认识的一个朋友。”

  “哦…”

  张晓婉顿了顿,心中不是滋味。

  想到更急的事情,她也就不在这些事情上做过多的牵扯。

  从挎包中抓出一支笔,并掏出一张纸。

  将两样东西放在王袖手上,张晓婉故意拿出手机,假装急忙道:“王袖,别人给我发了一条语音,我念着,你帮我记录一下。”

  “噢。”王袖道。

  “祝融淮南鞭火龙,”

  “小年安读桃源记。”

  “路榜樵客何须问,”

  “巷口无人传正声。”

  张晓婉念白的时候,王袖拿笔记录下来,而小姚就在一旁观望。

  看到这一首诗时,她有些疑惑,又有些惊奇,忍不住开口,“王袖,你的字写得还蛮好看的嘛!”

  “没有,一般一般!”

  四句写完,王袖将纸和笔还给了张晓婉。

  后者,拿到那字迹时惊叹了一下,随后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字写得是挺好看的,比起匿名哥的好看太多。

  但是两者不一样,也就是说王袖不是匿名哥了。

  当时,匿名哥用树枝在沙土上写了‘淮安路,巷子口公园’时,张晓婉努力地记忆下来,将对方的字迹记在脑海里。

  因为两个人轮廓有点重合,所以张晓婉故意弄出一首藏头诗来试探王袖。

  诗中就有‘淮安路巷’几个字。

  主要是为了对比王袖和匿名哥的笔迹。

  字是对上了,可是笔记不一样。

  不知道是失落还是什么,张晓婉心中不是滋味。

  她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,开口道:“王袖,真不好意思了,我们下午就要飞回魔都了。”

  “嗯,一路平安!”王袖说道。

  “除了一路平安,你就不想说些别的吗?”张晓婉问。

  王袖想了想,“一帆风顺!”

  “哈哈哈哈,好吧!”张晓婉苦笑了一句,“你知道网络上把你这样说话的称作什么。”

  “称作什么?”

  “凭实力单身!”

  说罢,张晓婉离开了。

  ……

  这时。

  别的选手已经走向了电梯,前往下一个比赛场地——-龙腾酒店第7层,王袖连忙跟上去。

  这时,菲菲也跟了过来。

  快进电梯时,她挡在了王袖前面。

  “王袖,刚才的女人是谁啊!”吴佳菲凑过来,小声问道。

  “同事、朋友或者上司。”王袖说道:“不过,与你无关。”

  “别这么赶人。”

  吴佳菲妩媚地一笑,踮起脚凑上来,把嘴巴凑到了王袖耳边,“其实,刚刚对方在试探你,你…是不是有什么秘密,说出来好让大伙一起乐一乐?”

  啪!

  王袖故意把脑袋一扬,直接磕上了对方的下巴。

  “啊,不好意思,我着急去比赛呢,没把你的下巴打变形吧!”

  “王袖…你实在太过分了吧!”

  吴佳菲说话时,王袖直接走进了电梯。

  试探…谁看不出来是试探。

  可惜,当时王袖用的是左手在写字,字迹自然不会一样!

  ……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秀从绝地求生开始,天秀从绝地求生开始最新章节,天秀从绝地求生开始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