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刚一回府,吴画就被叫走了,好几天没回来,想必县令叫去询问了。

  县令一身便衣,看见吴画进来,招手让她过来,抓着她细嫩的小手:“怎么回去那么多天?”

  吴画笑了笑:“舅舅和表妹来了,陪了他们几日。”

  “听说你请来个大夫,还是个女的?”县令随意的问了句:“查出什么原因没有?”

  吴画沉吟了下,无意识的就隐瞒了下来:“没什么,她说是身子阴虚,畏寒,多调理些日子就好了。”

  县令笑了笑:“那就好,好几天不见,都想你了,今晚我去你房里歇息。”

  吴画脸色一僵:“别了老爷,那个,大夫说,现在不适宜……您先歇了大夫人房里,过些日子吧!”

  县令也没多为难,又询问了两句,让她回去歇息了,吴画出了房门就深呼口气,想起以后的夫妻生活,竟然有些排斥了。

  午饭的时候胡蔓本想回去找武战的,不过想起要帮吴画找原因,就跟她一起用的,午饭还是四个菜一个烫,两荤两素,还有条鱼,同样的没吃喂给猫了,猫也是无任何异样。

  胡蔓吃过饭要回去给武战换药,临走叮嘱她别吃其他东西,就算有人给送来,也等她回来看过。

  这次可没人敢拦着了,胡蔓一问,原来是林辉已经带着林茜茜回去待嫁了,果然还是决定嫁给李方明了。

  武战正坐在院子里跟管家下棋呢!管家看见胡蔓回来,站起身笑着道:“不下了不下了,你这刚学了一上午的,居然就能把我赢了,我这老头子脸上可挂不住了。”

  “哪里,是管家承让了。”

  胡蔓看了眼管家,才拉着武战:“我给你换药。”

  回了房间胡蔓将门关好,才道:“怎么想起跟管家下棋了?”

  武战任由她给自己解开纱布:“套问了下其他人是哪儿找的,来历很正常,都是县里常用的工人一伙。”

  “依你看,管家有没有什么不对劲?”

  武战摇头:“看他的样子,不像有什么内情,除非…他太会掩饰。”

  武战的身体素质极好,这点伤对他来说更是不算什么,胡蔓给他上药时眉头都不皱一下,看着低头认真包扎的胡蔓,武战忽然开口道:“蔓蔓,我想学功夫。”

  “啊?”胡蔓抬起头:“怎么突然想起这个?”

  “我这个人没什么擅长的东西,以后怎么养你,怎么保护你?我觉得唯独功夫是我能学得来的,也没什么坏处。”

  那倒是,厉害点总是没坏处的,胡蔓将药箱关好:“跟谁学啊?”

  “还不知道,就是突然想到了。”武战用没受伤的手臂圈着胡蔓:“武青这小子,有点头疼。”

  胡蔓当然能看出他的反常,可一共也才见过两三次,不过是因为亲热过才有些惦念吧!她相信武青不是乱来的人,吴画更理智成熟,倒不太担心他们两人搞出什么事。

  “要不让他先回家?”

  武战摇了摇头:“跟他说过,他不肯。”

  武战这真是操惯了心,什么事都习惯去管,胡蔓手抚上他的俊脸:“武青已经是大人了,他自己能解决自己的事,你总这么事事为他打算,他永远也长不大。”

  武战一愣,忽而一笑:“是我关心则乱了,你总是这么剔透。”

  胡蔓起了身:“好了,我走啦!记得好好养伤,别逞强。”

  胡蔓刚出了房间,还没离开吴府,就碰上了干活回来的武青,她本是点点头就要走的,武青却把她叫住:“大嫂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武青拽着胡蔓到了凉亭:“大嫂,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说吴小姐中毒是怎么回事?”

  胡蔓双手叉腰:“我说武青,不是跟你说过了,这事儿你不要管,你总这样,吴画也会很难做的!”

  武青偏得这件事就很倔:“我只是想知道,你不告诉我,我不踏实!再说,我又不会去烦她,更不会给她添麻烦的。”

  胡蔓可在他跟乔晓芹分手的时候,都没见过他这种神态,不由的觉得武战好像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。

  “中毒是中毒了,不过我能解,所以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为什么会有人给她下毒?县令府里那么危险吗?谁要害她?”

  “我哪儿知道,我也在查啊!”胡蔓推了他一把:“快回去照顾你哥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

  胡蔓独自回了县令府,却在门口碰到一位衣着整齐的男子,看见胡蔓径直朝她走了过来:“这位就是给二夫人治病的女大夫了?”

  胡蔓只是略一想:“你是大夫人的弟弟?”

  齐云贵哈哈一笑:“没错。”

  胡蔓点点头:“找我有事吗?”

  齐云贵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进去聊。”

  两人在后花园的石凳上坐下,齐云贵打开折扇,一副翩翩公子的做派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问问二夫人的病情如何了?”

  胡蔓神色如常:“齐公子要是关心,怎么不去问她本人?”

  齐云贵轻咳一声:“当然是问大夫更准确一些。”

  胡蔓仔细看了看他的神色,确实有些不自然,但又不像很奸诈心虚的模样,不由的有些迷惑:“二夫人是身子虚寒,没什么太大问题。”

  齐云贵点了点头,倒是十足十关心的样子:“那就好,那不打扰大夫了。”说完就这么走了,倒真只是问了问她的身体。

  胡蔓坐着想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头绪,起身去找吴画去了,可巧,县令正在她房里呢!吴画开门让她进来:“我也是刚刚知道,老爷居然认识我请的大夫。”

  县令一看,果然是胡蔓:“还真是巧啊!果然是你。”

  胡蔓微微一福身:“见过大人。”

  县令点了点头:“那画儿的身体可就要你多费心了。”

  胡蔓看着县令走了,才坐下身:“你与大夫人弟弟关系如何?”

  吴画奇怪她的问题:“见过几次,没什么关系啊!”

  “他刚才专门截住我问了你的病。”胡蔓总觉得哪里不对:“但看样子又不像图谋不轨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  吴画哪儿知道!因为她在这府里,当真是没什么不对盘的人的,就连大夫人最起码表面对她也是不错的,所以她之前根本没怀疑过,可如果真有人给她下毒,想想也只有大夫人了。

  “夫人,晚饭来了,还是照例喂猫吗?”

  吴画刚要点头,胡蔓看着端盘上的饭菜,奇怪道:“又是鱼?你特别爱吃鱼吗?”光是她见过的三四次中,这条鱼几乎每次都有,这是多爱吃鱼啊?

  哪知吴画一摇头:“还好吧!只是大夫人吩咐的,所以几乎是顿顿又的。”

  “顿顿都有?”

  胡蔓站起身,将鱼放在桌上:“这是鲈鱼!你每顿都吃?吃了多久了?”

  吴画不知道胡蔓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,想了一下:“大概半年了吧!”

  胡蔓深呼口气,对着几个丫鬟道:“你们先下去。”

  待人都走了,关上门,胡蔓才道:“找来找去,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!”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吴画隐约猜出她找到了毒源:“难道是这鱼有问题?”

  胡蔓点头:“这是鲈鱼,你先告诉我不爱吃为什么天天吃?”

  “是…是大夫人!”吴画不可置信:“她特别喜欢,说吃鱼对身体好,有营养,所以交代厨房每天都做!”

  “果然是!”胡蔓真是佩服啊!手段太高了:“这鲈鱼是海鱼,汞的含量很高,偶尔吃是没关系的,可经常吃,尤其是天天吃,一定会水银中毒的。”

  吴画听的一头雾水:“什么?什么汞?什么水银?”

  胡蔓这才想起,古人那时候还没研究出这东西呢!可……她忽然想起:“不对啊!你说这东西大夫人也每天吃?”

  吴画点了点头,胡蔓糊涂了,那就是说,大夫人也不知道这东西不能长期吃?只是好心办了坏事?

  古代是没有那个医学条件可以查出鱼的成分的,更不知道会有什么汞铅和水银,那就是说大夫人也不会懂的!

  “这东西吃了会怎么样?”吴画忙问。

  胡蔓轻声道:“这种东西中毒,对身体的伤害是很大的,呕吐头晕这都是轻的!甚至还会影响到肝脏和大脑,最明显的,就像你,会导致无法怀孕!”

  吴画紧张的抓着胡蔓的手:“你不是说我的毒还能解?是不是?”

  胡蔓拍拍她的手安抚:“放心,你的没那么深,可能因为你不爱吃,每次吃的少,所以毒素也少。”

  吴画这才松了口气,明白了原因,站起身:“那我还得告诉大夫人,她还每天吃……”

  话到此处,两人相视一望,眼里的怀疑不言而喻,胡蔓缓缓开口道:“她比你爱吃,而且每天都吃……为什么她没中毒?”

  对啊!吴画扑通坐下,感觉心里一阵发寒:“蔓蔓?”

  “别慌!”胡蔓咬了咬唇:“这样吧!你也别让你手下那个人盯着她弟弟了,让他盯住大夫人!看看每天上她餐桌的鱼,到底吃没吃?!”
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大海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