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请帖我看了。”夜芷手撑着下巴抬头瞧他:“木已成舟,你能怎么办?反悔?毁了人家姑娘?”

  赵渊语噎,婚约已订,请帖已发,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,不可能戏弄人家!这对一个女孩子的名声更是深有影响,现在已经是哪怕他爹同意,都不可能撤回反悔的事!

  “看吧?”夜芷轻笑一声:“不能改变的事儿,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?”

  “可这不代表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!”赵渊不死心:“我不相信有什么能阻止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,我对她不是爱,哪怕不爱你,也并不会爱她,但我会给她作为夫妻的尊重,我只爱你一个,我觉得并不冲突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,是让我做妾吗?”夜芷并没多生气,她的身份怎么都是配不上赵渊的,当妾也不算委屈了她,像赵渊这样的人,没有妾室才奇怪。

  赵渊上前一步,犹豫了下,抓护着她的柔荑:“你愿意吗?”

  夜芷看着两人相握的手,心跳不可控制的加快,说到底她还是很难放下,不然何至于让自己那么憋屈!

  看她没有拒绝,赵渊心里激动,在她对面坐下,将她两只手都包在大手之中:“夜芷,从小到大,我从没反抗过父亲,这是第一次因为你顶撞了他,你能相信我吗?”

  “我没有不信你。”夜芷闭着眼,心里纠结如麻:“我只是很慌,也很乱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!”

  “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”赵渊柔声道:“你得说出来,告诉我,我才能知道能不能解决啊!”

  夜芷感受着手心的温度,叹口气:“我不是装什么清高,也不是多不近人情,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,所以一开始就不想开始!我知道不可能奢望你的家人能容纳我做夫人,但有我一个妾不要紧,如果以后你再遇到喜欢的呢?有第二个第三个呢?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,我是绝对不想跟其他女人争来斗去的为一个男人死去活来,我怕以后会面临那种日子!”

  “不会的!”赵渊忙道:“我保证!我成亲是两方家长决定,她也一直知道我对她不是男女之情,我不会亏待她,可也没办法违心爱她,只要有你!只要能跟你在一起,我不会再有第三个女人!我保证!”

  夜芷眉心拧着:“你别问我了!你让我想想吧!”

  赵渊忙点头:“好,你慢慢想!我会等的!”这样也总好过之前她一点都不考虑就拒绝的好!说明自己还是有机会的!

  两人没说话,就在后院坐了很久,最后酒楼的人都散了,胡蔓和武战才回来,看见两人跟雕塑似得,胡蔓道:“赵公子,不早了,回去休息吧!”

  赵渊恍然回神:“哦,好,不打扰你们休息了!”说完起身又看了夜芷一眼,才往外走,武战跟着去送。

  赵渊和武战不算太熟,但不妨碍两人都想结交的心,没有立刻离开,倒是在酒楼坐了一会儿,赵渊有些疑惑的问武战:“夜芷总说,胡姑娘不允许武大人纳妾是吗?”

  武战一笑:“她是不允许。”

  “她不愿意情有可原。”赵渊奇怪的看着武战:“但武大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不乐意。”

  “嗯,不用她提,我也没想过要再娶其他女人!”

  “胡姑娘确实很优秀。”赵渊羡慕道:“最重要的事,武大人可以自己给自己做主,我却不行!”

  “你们的事,我们不太了解,也不方便插手。”武战抿口茶:“但我觉得,夜芷一直迟疑,犹豫,是因为你们彼此还不够了解,她也没办法对你足够信任。”

  “可我很喜欢她啊!”赵渊忙道:“我相信,她也是喜欢我的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武战看着激动的赵渊:“可喜欢跟了解不一样,就像我和蔓蔓一样,我们互相喜欢,但不了解,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,也许在遇到中途很多事的时候,就早分开了。”

  “我不明白!”赵渊不觉得有什么事是相爱不可以解释的,甚至于,他觉得外界一切因素,都不能影响两人的感情!

  “就比如你所说的纳妾这件事。”武战缓缓道:“如果我不了解她,我就不会理解她为什么会提出这种平常女人不会有的要求?为什么会这么霸道,这么专横!所以我们最先不是开始相爱,而是先开始了解,我们在一起之前,生活了很长时间,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,可以接受对方什么,不能接受什么都了解的清楚,才开始在一起!”

  武战接着道:“但如果先相爱了,不顾一切在一起,再碰上这些问题,就会产生摩擦,会觉得之前她不是这样的,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荒谬的条件?最后就可能会相悖而驰。”

  赵渊总算明白了一些:“你是说…不要急着在一起,而是先试着了解,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能够接纳对方好的不好的时候,再在一起吗?”

  武战点了点头:“就是因为你们进展太快,倒不是说感情不是真的,但确实是有些不真实的,夜芷…她是个好女孩儿,但一直把自己放的很低,更不敢想你这样一个公子能爱她,所以下意识就逃避,心里不断的否定!这些,都源于她对你的不了解,不能对你信任。”

  赵渊恍然大悟,蹭的起身:“谢谢武大人!我明白了,我会再来的,到时候一定要跟武大人畅饮一番!”

  武战送走赵渊,将酒楼锁了回房间的时候,胡蔓不在,应该是在夜芷房间里了,夜芷这会儿还算清醒,被胡蔓扶着上了床上,还嘀咕着:“小姐…你是不是,会瞧不起给人家当妾的人?”

  “没有啊!”胡蔓看她:“难不成,你已经答应了?”

  夜芷摇了摇头:“我不在意什么位分,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,当妻也好,妾也好,我只在意他怎么对我。”

  “我自己不会当妾,但是这是我自己的问题,不会拿它来约束别人。”胡蔓拧了条手巾,给她擦了擦额头:“自己开心最重要!若是你给他当了妾,能够一直在一起,能一直开心,总比你现在整天难受憋闷的要好。”

  毕竟这里是古代,很多观念都是根深蒂固的,要是指望每个人都不纳妾,根本不现实,她也从来没歧视瞧不起过妾室,如果能自己决定,哪个又愿意当妾呢?

  “小姐这是,觉得我应该答应吗?”夜芷微微撑起身子看胡蔓:“是我自己太别扭较真了吗?”

  “也不是……”胡蔓有些无奈:“你们需要的是时间!”

  “时间?”

  胡蔓点了点头:“你不信任他,是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到底是一时兴起,只会对你好一阵,过了新鲜时候又会喜欢别人呢?还是真的如他所说,会一直对你好,是不是担心这个?”

  夜芷忙点头:“嗯,我总觉得,让一个男人一直喜欢一个女人,是很难的!”

  “确实难!”尤其是这个男人花心根本不用受到道德谴责,理所应当的年代,男人三心二意就更为容易和常见。

  “他不是要成亲了吗?”胡蔓道:“成亲后总不能立刻就纳妾吧!也许成亲后,他会跟他夫人很好,还是真的就怎么都不会爱上他,只是责任,看清楚这些,看清楚他为你做了什么,到时候不用问任何人,你自己自然就知道怎么决定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夜芷用毛巾擦了擦脸:“小姐快回去睡吧!以后我绝不会因为自己的这些事,让小姐为我操心了。”

  “太见外了。”胡蔓一笑:“面对感情,矫情一下没什么丢人的。”

  替她熄了灯,回房间后武战正在泡脚,她脱了外套:“想起夜芷快要嫁人了,还真舍不得!”

  武战笑看着她:“你倒是肯定他们会在一起?”

  “夜芷离开了长陵几个月,你看赵渊那失魂落魄的样子,明显是真把她放心上了。”胡蔓摇摇头:“大约也就是早晚的事。”

  “能劝的劝了,以后让他们自己慢慢折腾吧!”武战看她走过来,一把将她抱在自己腿上,替她褪了袜子,将她的脚放进盆里,她的小脚就踩着自己的脚,手放在她的肚子上:“最迟明天大军就到了。”

  “你又要开始忙了吧?”胡蔓侧过脸看他:“那我明天去找一趟武原吧!”

  “不用。”武战轻声道:“大军得胜归来的消息他一定知道,他自己会找来的,来酒楼,会没那么显眼。”

  “那你也要答应我!”胡蔓严肃道:“报仇的事先放一放!不要轻易去招惹任何人!这件事并不着急,总要弄个水落石出不迟!”

  武战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:“如果真的可能不是元翎……那我们反倒不用那么畏首畏尾了。”

  胡蔓转念一想:“也是!听苏嘉说,他经常来蔓香居,恐怕很快就会碰面了!”

  武战脸色一肃,声音低沉道:“有没有仇是一码事,但他对你的居心不会有错,不准你太接近他!”

  胡蔓噗嗤一笑:“明白!”

  520快乐,爱你们,明天三更……
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大海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