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了中饭几人略歇了歇就要回去,走的时候几乎全村子都来送了,武战跟村长在一边说话,半晌看到村长激动的握了握武战的手,大声道:“乡亲们!武大人说以后自家种的蔬菜,养的鸡羊猪都可以卖给他们的蔓香居。”

  “啊?”村民们一愣:“蔓香居不是……”

  “过段时间就会重开的。”村长道:“武战和胡丫头大家还信不过吗?他不会让大家吃亏的!要不是人家照顾咱们乡亲,哪儿还不能买菜呀?”

  “就是就是!”顿时武战被众人围住:“以后可要常回来啊!”

  好不容易跟村民们告了别,武青道:“哥,这真的行吗?”

  “有什么不行?”武战沉声道:“大家主要是种地,蔬菜没太多,质量爹看着收,总不会一股脑什么都要,毕竟咱们是村里出来的,帮一帮,无可厚非。”

  “嗯。”胡蔓也点头:“这事儿咱们反正也不吃亏,互惠互利的事。”

  回到吴府的时候,刚下了马车管家就迎上来:“武公子,不好了,宋槐死了!”

  几个人都愣住:“怎么回事?”武战皱眉。

  “说是……追几个窃贼的时候,被反抗杀掉了。”

  “被窃贼杀了?”胡蔓去看武战:“宋槐身手还是不错的吧?居然打不过几个小毛贼?”

  “这也说不准啊!”武青叹口气:“马有失蹄嘛!大概是大意了,可惜了。”

  武战一直沉默,胡蔓走过去轻声道:“你去看看吧!”

  武战扭过头:“嗯?”

  “当时拜托过他不少事,也算最后送他一程。”

  尸体在县衙放着,围着不少人,尸体用白布盖着,宋槐的家人一个个眼睛红肿的跪在旁边。

  “武战。”负手站着的纪墨看见他来走了过来。

  武战心情有些沉重:“纪大人,凶手抓到了吗?”

  纪墨摇了摇头:“已经派出去全部人手缉拿了。”

  “宋槐身手不错的。”

  “是啊!谁也没想到。”纪墨叹口气:“恐怕是他自己轻了敌,才遭此祸事!”

  “我去看看!”武战走过去,掀开白布看了看,鲜血已经干涸,刀口只有一处,就在胸口,一刀致命,干净利落,倒不像是缠斗许久,那就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就是真的他没有防备,也没想到小窃贼会有这么大的胆子,仓促中了刀,不然……就是对方武功高出他太多,根本没有还手之力!

  “怎么样?”纪墨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武战一脸凝重:“他还让我今天来找他,说有话对我说。”

  “哦?什么话?”纪墨理了理袖口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武战轻叹口气:“只怕也永远不会知道了。”

  纪墨拍了拍他的胳膊:“他的后事县衙会料理,也会发抚恤金,你就不用多操心了,明天还要赶路,你回去准备吧!”

  武战确实也不好多插手,点了点头,安慰了宋槐的夫人几句,便离开了,回到吴府胡蔓来问,他只说了三个字:“有蹊跷!”

  胡蔓凝神:“什么意思?”

  武战咬了咬牙:“他昨天刚与我说有事要告诉我,是很重要的事,今天就出了事!别说青唐县的窃贼少,就算真是遇到了,我觉得能把宋槐一刀毙命的人,在青唐县还没有!”

  “还有这事?”胡蔓诧异:“他要告诉你什么?为什么不明说?”

  “他是想以那个秘密,换我提拔,代他去长陵。”武战轻叹口气:“蔓蔓,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鬼?”

  胡蔓也是一头雾水啊:“能有什么呢?他和咱们也没多少牵扯啊!”

  武战沉默了下来,他也其实毫无头绪,不知道宋槐到底卖的什么关子,居然把自己的命都卖掉了,那个不想让他说出来的人……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。

  “会不会是你想多了?”胡蔓磨裟着他坚毅的下巴:“就算几率小,也不是没有吧?做这行的,总是会有危险和意外的。”

  武战抓着她的手:“但愿是我想多了。”

  武战还是差吴府的人去给宋家送去了丧礼钱,那家丁回来的时候,带回来了谢礼,是盒糕点,胡蔓现在不爱吃甜的,拿去给夜芷了。

  “以后她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好过了。”胡蔓手托着腮,越发的感觉生命无常。

  “纪大人总会接济一些的。”武战脱了外衣:“睡吧!明天一早要赶路。”

  胡蔓刚要吹灯,门外忽然出现一个人影:“小姐!小姐睡了吗?”

  胡蔓看了武战一眼,起身去开门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小姐!”夜芷一脸严肃的递过来一个纸条:“这个在那点心盒的最底下!”

  胡蔓狐疑的接过来打开一看:我夫君是被害死的!

  胡蔓的心猛地一跳:“武战?”

  武战也起身过来,接过纸条后,脸色蓦地凝重,本来已经说服了自己,可现在……

  “这个捕头的夫人,是不是在向武公子求助?”夜芷关上门:“她怕是有冤屈的。”

  胡蔓咬了咬唇:“有冤屈,她也应该找纪大人才对!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武战抬手将纸条放在油灯上点燃:“她为什么不找纪大人?”

  “呼!”胡蔓深呼了口气,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:“你,要不要再去一趟?”

  武战摇了摇头:“不去了,夜芷你回去睡吧!明早照常出发。”

  等熄了灯,胡蔓趴着问武战:“怎么了?这不像你的作风?”

  “不方便。”武战轻声道:“这里不管怎么说都不是咱们的地盘,我们也没有时间留在这里慢慢查,按时不能抵达长陵,是会有军法处置的。”

  “可我们就不管了?”胡蔓嘟嘴:“这件事,说不定跟我们还有很大关系!”

  “管,但不是现在。”武战大手在她已经有些凸出来的肚子上抚摸:“宋槐只是想跟我说件事,他就死了,如果按他夫人所说,他真是被害死的,你想,那个人离我们有多近?说不定,我们的一举一动,包括宋家都在他的监视之下,我们不能停留,却还要去捅破,不止我们危险,恐怕宋家也危险!”

  “有道理!”胡蔓看着他阴影分明的脸庞:“武战!你变了好多!”更成熟了,更冷静了,再也不是那个王大娘一死,就不顾一切要报仇的莽夫。

  “不急,不急!”武战轻声道:“总有一天都要真相大白,该偿还的一个都逃不了!”

  “但我们恐怕不能经常回来!不辞官,身不由已,辞了官……没有能力斗!”

  “我们不回来,他可以去!”武战转过头:“他不是一直想要回长陵吗?”

  胡蔓呼了口气,语气中还是不可置信:“我宁愿咱们是瞎猜的!怎么会这样?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呢?他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不可能!”武战咬着牙:“有些人为了自身利益,根本不会管别人死活,使出什么手段都不稀奇!”虽然他也很震惊,也一时不能接受,但他不会逃避事实,也不会像之前一样,一根筋的认定就是哪个人所为,他会查清楚的,该谁的孽,谁就得背着!

  “那三王爷呢?”胡蔓轻声道:“你觉得如何?”

  “也许以前我是太绝对了。”武战眯眼:“现在不会了,自然也不会绝对的认为就跟他没关系!”

  “那我们得赶紧回去了!”胡蔓忽然道:“武原那小子还跟着他做事呢!万一有什么变故可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他没事,倒是宋家那边……”武战沉声道:“若是我们不管,怕是要误会,他们自己胡乱做些什么就不妙了。”

  说完思衬了下,起身开门去找了武青,武青已经睡了听到敲门又穿好衣服出来,两人到了大堂,武青奇怪道:“什么事这么着急?”

  武战没具体说,他已经习惯了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,何况武青还留在这里生活,知道的太多,对他并不好,斟酌了一下,才道:“宋槐丧礼你会去吗?”

  “宋捕头?”武青喝了口茶:“之前倒是接触过几次,不过不算特别熟,到时候也派人去送个礼金就好了。”

  “不。”武战沉声道:“你亲自跑一趟吧!”

  “怎么了?”武青道:“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?”

  武战点了点头:“去正常的吊唁一下,应该没什么事。”

  武青越发迷糊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武战低声道:“到时候你帮我跟宋夫人传个话!让她稍安勿躁,我会处理!”

  “处理什么?”武青问。

  “关于宋槐的事。”武战起身:“你不用知道太多,到时候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小心把话传到就行。”

  “哥?”武青却是好奇的不行,忙追上他:“是不是宋槐的死有蹊跷?”今天回来的时候,听到这个消息,看武战的脸色就不对劲。

  “算是吧!”武青拍拍他的肩膀:“别多想,跟你没什么牵扯!你帮我把话带到,别让宋家人冲动乱来就行!”

  武青看他没说的打算,无奈道:“好吧!”

  “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!不要锋芒太露。”武战抬了抬头:“这青唐县也不安稳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88读书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