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参将,我只是……”林匀慌乱了一瞬,忙镇定下来:“属下与他只是认识,并没什么其他关系。”

  “姐夫?”小贵和小芸都有些回不过神。

  “闭嘴!”林匀怒喝一声:“谁是你姐夫?再敢乱叫撕烂你的嘴!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?!谁都敢惹!这可是参将大人!”

  “什么?参,参将?”小贵抖了抖,颤巍巍的看向武战,根本想不到随便撞了一个人,居然就是三品官儿!那,那就是比林匀还大一级啊!冷汗顿时就下来了,他挪到林匀面前:“姐…林爷,怎么办?”

  林匀一脚踹在他的小腿处,小贵立刻跪了下来:“还能怎么办?你得罪了武参将,还不快请罪?!”

  小贵明白这是林匀也惹不起了,立刻就开始磕头:“是小的有眼无珠!小的不知好歹得罪了您!求您饶了小的一回,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

  武战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,也压根儿不是冲他来的,没有搭理他,挑眉看向林匀:“林教头,我是在养病期间,没记错的话,其他人没有命令是不得随意出军营的吧?”

  林匀低了低头:“属下,属下是请示过的。”

  武战一手捏着胡蔓的手指,轻笑一声:“请示?请示的内容,是来……这个地方?”

  林匀双手握了握拳,沉声道:“是属下不对,可毕竟属下也是男人,时间久了……参将同为男人,应该懂得才是。”

  胡蔓立刻转头去看武战,眸中带着调侃的笑意,武战握着她的手紧了紧,轻咳了声,附耳过去小声道:“我可没来过。”

  胡蔓失笑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武战眯了眯眼:“你有什么理由,也不能违了规矩,自己回军营领二十军棍!”

  林匀虽有些不愿意,但毕竟有错在先,只能点点头:“是!”

  可林匀正要出去的时候,胡蔓忽然开口道:“等等!”

  林匀顿住脚步看着武战身边娇小的女人:“武…武夫人有何吩咐?”

  胡蔓一抿唇,也没去纠正他的称呼,她看了眼武战:“听说,武战失踪那次带兵去迎敌,你也在?”

  林匀不知胡蔓什么意思,还是点了点头:“是的,属下跟着参将一起出城的。”

  胡蔓嗯了一声:“你有没有看到武战是如何受的伤,如何被带走的?”

  林匀一愣:“这个参将自己不知道吗?难道不是被敌人所伤?当时属下四面楚歌,实在是没有闲暇去顾及别人,没有看到啊!”

  武战摆了摆手:“没事了,你回去吧!”

  等林匀走了武战才道:“不像是他。”

  胡蔓本来有些怀疑的,现在也觉得有点不像,他的表情很坦然,说话也没什么不对劲,以他刚才的表现,不像那么大胆的人才对。

  “这个呢?”胡蔓朝着小贵努了努嘴。

  小贵看林匀都得乖乖听人家的受罚,都快抖成筛子了,毕竟现在是打仗期间,军官权力又大,要真是搞死几个普通百姓也是很正常的!

  武战挑眉看胡蔓:“听你的。”

  胡蔓手指敲了敲下巴,瞧着他的样子有些好笑,说起来,又不是什么犯罪,也不能就这么送去坐牢,歪了歪头:“林教头都因为你挨军棍了,你就自己掌嘴二十吧!也好提醒自己以后别那么嚣张,再要是碰到你横行霸道,可就没这么简单了!”这是遇见武战了,要真是个普通百姓,莫不是真就被他欺负了吗?

  最后看着他的脸又红又肿,武战和胡蔓才离开,胡蔓还没忘了正事:“那家院子看来是要卖的,三十两银子,我觉得不贵。”

  武战含笑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两人又返回去,找到那家,敲了敲门,很快一个男子出来开门:“你们是……”

  武战询问道:“可是这家要出售院子?”

  男子点了点头,可能是之前小贵的事让他有些不愉快,倒是先开口道:“我们这院子很宽敞干净,要是平时绝对不会卖的,赶上这个混乱的时候,声音都没法儿做了才打算赶紧便宜卖了,三十两是最低了,要是不能接受,也就不用进来看了。”

  武战很痛快道:“我们打算买,但是要进去看看装修和家具。”

  男子这次开门让他们进来,院子刚才倒是瞧过了,两人直接进了屋子,家具很齐全,有些有点旧的需要换,不过反正他们也得换一批的,看屋子不算破旧,就可以了。

  整个看了一圈,武战看向胡蔓,胡蔓才点了头:“可以了,就这家吧!”

  房主还没见过这么痛快的买家,自然也就心情愉悦了起来,武战把胡蔓先送回了客栈,苏嘉她们已经回来了,这才跟房主去官府过了户。

  苏嘉和夜芷倒是也找了几家,不过既然他们已经定了,也就懒得再去瞧别的了。

  现在才中午,武战从官府回来就让她们拿东西,胡蔓狐疑道:“这么快就搬?”

  “他们早就打算走了,东西也早就收拾了,不过是一时半会儿没卖出去才拖着,这会儿才中午,现在走,天黑前能赶不少的路。”

  几人没什么行礼,武战看了看胡蔓带着的三两身衣服摇头:“这里天色太冷了,要多备着点,走吧,连带家具被褥一起买了。”

  上午买的房子,下午就住进去了,胡蔓一身红红的棉袄,穿在她身上却一点都不俗气,反而越发衬着肤白如雪,吃过饭她跑到秋千上慢慢荡着。

  武战出来就在面前站着看她,两人相视而笑,这么宁静的时候,想想真的很久没有过了。

  “帮我推两下!”胡蔓道。

  武战挑眉:“你坐着晃晃就行了,荡那么高危险。”

  “有你在怕什么?”胡蔓一笑:“以后等咱们的孩子出生,咱们就给他做一个小秋千,你手那么巧,还可以给他做木马,刻积木!”

  “那又是什么?”

  胡蔓歪头:“对了!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做,反正那些东西要宝宝大一些才能玩儿,我转了转,这里孩子玩儿的东西也不多的。”

  他在她的身后轻轻摇着秋千,胡蔓就眉飞色舞的与他讲着孩子以后的事,武战听着听着不禁走神,要是一直能这么下去,是不是也不错?

  晚上胡蔓嘴馋,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,边吃边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军营?”

  武战沉吟了下:“这一两天就得回去,虽然不能上战场,但军营中其他事务也很多。”

  胡蔓点了点头:“到时候记得带我,有几个伤员要拆线的。”

  吃过饭胡蔓总算能舒舒服服的洗个澡,从洗浴间出来,冷风让她一哆嗦,忙跑回屋子就往被窝钻。

  武战正在看书,瞧她完事了,将灯一熄,也上了床,她身上又干净又清香,武战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脸颊:“蔓蔓?”

  胡蔓窝在他怀里闷闷的应了声:“怎么了?”

  武战薄唇亲了她好几下,用手覆上她的小腹才道:“难道,等孩子生下来才可以?”

  胡蔓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,不自在的推了他一下:“说什么呢?睡觉!”

  武战搂着不让她动:“林匀有句话我还是赞同的,男人真的会……忍不住的!”

  胡蔓脸一红:“可我现在才怀孕两个月,最起码,最起码要过了三个月才行!不然对宝宝不好的。”

  胡蔓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,不自在的推了他一下:“说什么呢?睡觉!”

  武战搂着不让她动:“林匀有句话我还是赞同的,男人真的会……忍不住的!”

  胡蔓脸一红:“可我现在才怀孕两个月,最起码,最起码要过了三个月才行!不然对宝宝不好的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88读书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