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胡蔓好几天都没再见到胡朗月,也不知他是真忙还是故意躲着自己,总之自己是哪儿都去不了!

  胡蔓无奈只能要了不少书打发时间,瞒着自己怀孕的事又不能做衣服,心里又担忧着夜芷她们和武战,都快憋疯了。

  而穆朝语这几天确实很忙,不但有前方战事缠身,重要的是还来了个找事的,美名其曰监督战事。

  他坐在主位低头看战报,旁边一个男人衣着华贵,样貌不错,表情却轻浮,旁边立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,他一手绕着她的发把玩儿,一边道:“我说,这都一个多月了,光看着你报伤亡,一点进展都没有,若是不行就趁早让位!”

  穆朝语头也未抬:“三倍兵力可攻城,现在南疆五十万人马,大朔四十万,但人家占尽天时地利,一个月想攻下来?除非有奇迹,要么就是大哥你蠢!”

  “你!”穆奇峰脸色一沉就要发作,却被一旁的女人安抚下来:“大皇子别急,反正太子殿下立了军令状,百天之内不攻破大朔城门,就交出太子之位,想必一定有什么应对之策了。”

  穆奇峰冷静了下来,挑唇一笑:“说的是!四弟,那我们就静待你的好消息了。”

  穆奇峰搂着女子出了军帐,穆朝语才掀起眼皮,不屑的轻嗤一声,被女人左右,好色之徒,不成大器!

  而穆奇峰直接带着女子回了自己的营帐,一进去就抱怨:“一个失踪好几年的东西,回来就直接封了太子!不知道父皇在想什么!”

  女子替他倒了杯茶:“大皇子消气,他这么高调,又在南疆没有根基,必然招人羡妒,风光不了多久。”

  女子声音柔美,让穆奇峰的情绪平复了些,将茶放下,拉着她漂亮的嫩手,一把拽到自己怀里,手不规矩的游移:“身边那么多人,还是你贴心!”

  女子娇柔的推开他凑上来的唇:“现在还是白天呢!”

  穆奇峰被她惹得上了火,毫不温柔的一把撕开她的外衣,急切的啃着她纤细的脖子:“白天怎么了?我想要你,就什么时候都行!”

  没多久帐子里就春意满满,营帐外守着的士兵对视一眼,微微退开了些,却早已见怪不怪,自从这个女人跟了皇子,这种事已经是稀松平常了。

  穆朝语不会武功,军中也有坐镇大将,所以他从不用亲临战场,只做些指挥和决策,夜了,太监问用不用传膳,穆朝语起身:“走吧!去雅园。”

  于是胡蔓正在吃晚膳的时候,穆朝语推门就进来了,胡蔓抬头看了一眼,又埋头吃饭,穆朝语坐下,让人加了副碗筷:“姐姐,我这几天忙,才没来看你。”

  胡蔓瞥他一眼:“你什么时候放我走?”

  “姐姐,我不是要关着你。”穆朝语轻声道:“我说了,等找到武大哥,就让你们团聚。”

  胡蔓十分怀疑:“朗月,我现在不能相信你!或者说,你会诚心诚意帮我找武战吗?”

  穆朝语眸子一闪,但嘴里说出的话很坚定:“当然会!”

  胡蔓放下筷子:“所以,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我走了?”

  穆朝语没说话,但意思很明显了,胡蔓不想气着自己,也不想再跟他说那些没用的话,她点了点头:“好,我就相信你一次,但我有个条件!那就是必须有期限,一个月内!一个月内如果找不到武战,你就放我走!”

  “一个月?”穆朝语显然并不满意。

  胡蔓冷声道:“没得商量,若是你不答应,或到时候不放我走,哪怕你关我一辈子,我也绝不会再跟你说一句话,不会认你这个人!”

  穆朝语不怕胡蔓发脾气,但就怕她不说话不理人,看来这已经是她的底线,一个月……穆朝语斟酌着,一个月,他应该可以彻底解决掉隐患!

  到时候关不关她,武战都不在了,自己自然随时有机会,不值当的现在跟她闹掰,点了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  胡蔓脸色这才好看了些:“那好,说话算数。”

  胡蔓吃完饭,摸着大款的脑袋:“我太闷了,你把大款留下来陪我吧!”

  穆朝语迟疑了下:“嗯,好。”

  因为穆朝语答应的痛快,胡蔓也不想搞得太僵,更盼着他能早早找到武战,所以接下来的几天,胡蔓也没给他脸色看,相处还算融洽。

  穆朝语更珍惜能心平气和相处的日子,每天就算再忙,就算不住在雅园,也会抽空回来一趟,陪胡蔓吃顿饭,以前处处需要自己照顾的男孩子,现在却会对她体贴关怀了。

  武战的伤好的很快,不过四五天,已经能下地行走,乔乔端来鸡汤和饭菜,看武战又在走路:“你不能走这么多!小心伤口崩开!”

  武战扶着桌子坐下:“你们太子不是说等我能自主走动了就放我走吗?此话可当真?”

  乔乔盯着他瞧:“你就那么着急走啊?”

  武战喝了口汤:“这不是我的国家,我为何不走?”

  乔乔坐下托腮:“是要去找害你的人报仇?还是去找那个蔓蔓?”

  武战动作停住,眼神凌厉:“我说过,不要再提她!很任何人都不许!”

  乔乔跟他相处了这么些日子,也摸清楚他的脾气,反正他肯定不会动手打人的,也不怎么怕:“放心,我没跟任何人说过,我只是好奇,能让你深受重伤,弥留之际都惦念的女人,是个什么人。”

  武战不说话,心里却越发想念她了,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,自己一回军营就给她写信,但愿她还不知道。

  “乔乔,殿下叫你!”门外侍卫来叫人。

  乔乔哦了一声站起来:“你吃,我先出去一趟。”

  穆朝语在旁边的屋子等她,乔乔敲了敲门进去:“殿下,您找我?”

  穆朝语点头:“听说武战好多了?”

  乔乔点头:“恢复的很好,可毕竟伤重,能走动但不能太用力和动作。”

  穆朝语手指敲了敲桌子:“那就好,明天就让他回去吧!”

  “啊?”乔乔一急:“殿下,他只是能走动而已,功夫一点不能用,如果再崩开伤口失血过多就真的没救了!”

  没想到穆朝语听了反而点头:“能走就行了!他本就是敌人,救了他已经仁至义尽,难不成还要一直养着他不成!”

  “可……”乔乔不甘心:“殿下,您不是说大朔军中有人想要他的命吗?他现在的身体,自保都难,如何让他们窝里斗?”

  “你管的太多了!”穆朝语冷冷道:“当时只是让你给他治病,现在他人没事了,就没你的事,别惹我生气!出去吧!”

  乔乔咬了咬唇:“是。”说罢出了门,回去的时候,却越想越不放心,现在让他回去,要是对上要他命的人,那岂不是死路一条吗?那自己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照顾他不是白费了?

  她不明白殿下既然都救了他为什么还要做这么不稳妥的决定,她还是觉得要跟他说清楚!想好了,转身又折了回去,可刚到门口,还没敲门,就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。

  “殿下的意思是……”是刘公公的声音。

  穆朝语的声音有些冷酷:“对!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!现在就去把武战要回去,所走的路线放出去给大朔军中不是元安派系的人。”

  刘公公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殿下救了他,却又要泄露出去借刀杀人,但也不敢多问,一躬身:“奴才这就去!”

  在门外的乔乔忙轻轻的躲在房侧,看着刘公公出去,再也不敢进去找穆朝语,找了又能如何?殿下不是不明白,而是本来就要他的命啊!

  她惊疑不定的捂着嘴缓了缓神,才悄悄的从房后绕回去。

  进了武战的房间,他已经吃罢了,正在桌前写字,她凑过去,武战的侧颜如剪,看起来十分惊艳,他的字也如人一般,一笔一划都刚劲有力,磅礴大气。

  武战写完几个字,头也没转:“还有事吗?”

  乔乔轻声道:“殿下说了,明天派人送你回去。”

  武战手一抖,笔墨在纸上留下一个印记:“真的?”

  乔乔看他还有些喜悦的模样,却不知该怎么说,他盼望着能回去,却不知,这可能只是一条死路!

  武战看她脸色不对,歪了歪头:“还有事吗?”

  乔乔回神,忙摆手:“没事了,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!你,早点歇着吧!我走了!”

  “等一下!”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,武战忽然出声道:“我这段时间身体不好,心情也焦急,可能态度不好,不过,还是谢谢你的照顾。”

  乔乔忽然心里一酸,咬了咬唇:“那你,能不能也叫一下我的名字?”

  武战不明所以,却不知她听着他睡着都叫着蔓蔓的名字,无端心里就生出一种渴望,渴望有个人也能无时无刻的惦记着自己:“就叫一次!”

  武战顿了下,他还是能感觉到这个姑娘不坏的,而且确实尽心尽力为他治疗,他武战还是感激的,缓缓道:“谢谢你,乔乔。”

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大海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