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吗?”胡蔓抿嘴:“你对待我的方式,就是派人算计我和我的朋友,把我弄到这个陌生的地方,软禁起来?”

  “不是!”穆朝语忙道:“我只是不想让你去那个是非之地!你在那里什么根基都没有,更没有可用的亲信的人,若是别人知道你是武大哥的人,难免不会对你不利!”

  “我要是怕就不来了!”胡蔓沉声道:“我要去!我要去找武战!”

  “我可以替你找!”穆朝语一把按住胡蔓的肩膀:“靠你一个人不行!你去哪里找?怎么找?”

  胡蔓扒拉开他的手:“朗月,你要真有心帮我,我谢谢你,但有什么必要把我关起来?”

  穆朝语敛下眼皮:“姐姐,我,我只是太想你了,我想跟你在一起住段时间,就几个月好不好?在武大哥找到之前,就住这里,很安全,等我一找到他,就让他来接你好不好?”

  胡蔓看着他有些可怜的小表情,无奈叹口气,毕竟自己真的将他当弟弟疼爱,又不可能真的讨厌他:“我知道,我也很想你和大款,但我还有事做,这样吧,我可以住下,但是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!”

  穆朝语为难的拧了拧眉:“在这个院子里,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,可出去了…尤其让有些人知道你的存在,我怕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对付你!”

  “什么人?对付我做什么?”

  穆朝语低了低头:“姐姐,不是我不告诉你,而是我觉得,我们之间这些都不重要,在你面前我就是朗月,但在别人眼里不同,我也有对家,他们如果知道有一个对我这么重要的人,那对你很危险!”

  胡蔓觉得自己有点跟他不能沟通,他的逻辑也十分诡,自己明明跟他说的好好的,他就能给你绕的找不着北!

  穆朝语看她不说话了,忙起身道:“我还有点事要处理,不早了,姐姐快睡吧!我明天再过来陪你吃饭。”

  胡蔓都来不及叫他,他就带着大款出去了,无奈叹口气,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,没想到还能有相聚的一天,可本是好事,怎么她倒觉得有些怪异呢?

  不过看天色确实很晚了,有什么事只能明天再说了,熄了灯,上床休息了,毕竟她再怎么着急上火,也不能不顾孩子。

  胡蔓郁闷,可其他两个人都快急疯了,她们两人吃得多,那药量可比胡蔓足多了,等醒来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了,整整昏睡了一个下午。

  苏嘉先是醒来,胳膊一伸,一下打到旁边的夜芷,夜芷轻呼一声,也迷迷糊糊的醒来了。

  房间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见,苏嘉摇晃着起身:“点灯!”

  夜芷忙起来趁着微弱的月光点了灯:“大小姐?你也睡了?”

  苏嘉揉揉脑袋:“谁知道怎么回事!这是哪儿?”

  夜芷拿着油灯找了一圈,猛地道:“小姐呢?!”

  苏嘉一愣:“她不在?”回头去看床上,还真没人!一下子清醒了,站起身就去开门。

  两人急着跑下楼,夜芷一把拉住一个伙计:“小二,我们家小姐呢?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姑娘?”

  伙计看了两人一眼,这三个女人容貌都很出众,而且还是被人抗上去的,他自然记得:“哦,是那个穿粉衣服的姑娘吧?她被人带走了!”

  “什么?!”夜芷和苏嘉脸色急急一变:“被谁?!”

  “就是跟你们一起来的那几位官爷啊!你们吃着吃着都睡着了,然后他们给你们订了间房,把你们送上去,就把那位姑娘带走了。”

  夜芷身体一颤,脸色煞白:“大小姐!怎么回事?那些人,不是少爷的人吗?”

  苏嘉也紧咬着牙:“很明显了,他们不是!我们都被骗了!”

  夜芷急的跺脚:“那怎么办?去哪儿"zhao xiao jie"啊?他们到底是谁?会不会伤害小姐?”

  苏嘉呼了口气,呵斥了声:“冷静点!事到如今,人生地不熟的,咱们不能瞎碰,赶紧上去拿东西!现在就去军营!”

  两人打听了军营的位置,出了客栈,晚上街上更没什么人了,更别说雇什么马车,只能照着伙计说的方向找去。

 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,终于看到军营扎债的地方,军营周围有巡逻的,立刻就发现了两人,立刻厉声呵道:“什么人?鬼鬼祟祟的!”

  因为军营离城里远,怕扰民都是在郊外,所以基本没什么人烟,现在又是打仗时期,自然人人都提高警惕。

  苏嘉也知道这时候敏感,可不会摆什么大小姐脾气,不然一个说不好说不定就被当成奸细处理了,忙开口道:“我是苏嘉,苏离九的妹妹!我要见他。”

  听说是苏离九,那士兵没有那么冷硬了,不过还是走过来狐疑的看着两人:“有令牌或者是信件吗?”

  苏嘉摇头:“没有,他不知道我来,麻烦你们去通报一下,我有急事找他。”

  看两人确实不像什么可疑人物,而且她是不是,通报一声自然就清楚了,若是盲目抓人,倒是容易得罪人的。

  士兵一甩头:“你们几个看着她,我去通报副将!对了,你叫什么?”

  “苏嘉。”

  两人就在军营外等了一刻钟,就看见苏离九身穿劲装匆匆走出来,看见真实苏嘉,一下拧起眉峰,声音更是冷厉:“胡闹!这是什么地方?谁让你来的?”

  苏嘉早预料到他会发火,一点也不害怕:“你先别凶,有事找你的!”

  “什么事?”苏离九看向一边的夜芷,一下反应过来:“你怎么也来了?难不成,胡蔓也来了?”

  夜芷眼睛红红的:“少爷,小姐她不见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!”苏离九一看环境,叹口气:“跟我进来说!”

  进了营帐,两人才暖和一些,苏嘉抱着一杯热茶:“哥,我给你写的信你收到没有?”

  苏离九一挑眉:“什么信?”

  果然不是他的人,苏嘉心里更不安了:“来这里的路上我给你写了封信,让你派人去城门口接应我们的,结果今天有五六个人穿着军装去接我们进了城,然后说这里正在打仗,让我们等等再来,去酒楼吃饭的时候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,醒来胡蔓就不见了。”

  苏离九咬了咬牙,指着苏嘉气的说不出话:“她为什么来?!是不是你搅合?那封信我还告诉爹不要让你知道!不用想也知道是你悄悄去告诉胡蔓了是不是?!”

  苏嘉毕竟理亏,心虚的点了点头,苏离九瞅着这个让人头疼的妹妹:“我真想抽死你!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  苏嘉嘟着嘴,不服气道:“粗心大意弄丢了胡蔓是我的错,我承认,可你们瞒着她的事,我绝对不认同!武战那是胡蔓的男人,你们凭什么替人家做决定?”

  “还敢顶嘴!”苏离九一拍桌子:“等以后再跟你算账!现在倒好,不但要找武战,还得找胡蔓!说说你们有什么线索?”

  两人均摇摇头:“只记得那几个人的长相,我可以画出来,但要找出这几个人,估计也难。”

  “那也得画!”苏离九拿来纸笔:“把记得的都画出来,顺便再把胡蔓的画像也画出来,明天一早我就派人全城搜查!”

  睡了一下午,苏嘉反正也不困,熬夜开始绘相,夜芷在一旁小声道:“少爷,小姐她…怀孕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苏离九觉得自己得被这几个女人气死:“她怀孕你们还由着她折腾?!她跟武战情深,失去理智可以理解,你们也傻了?!”

  夜芷现在也是无比后悔,要知道会这样,当初就算得罪胡蔓,把她关起来也不能让她来啊!这下她下落不明,要是有个闪失,自己一死都难谢罪。

  夜芷咬着唇:“是我的错。”

  苏离九无奈看她一眼:“行了,现在说这些也没用!明天开始好好找人!不然武战要真平安回来,看你们给他从哪儿找一个完好的胡蔓!”

  给她们两人安顿好帐子,苏离九才去找元安,这段时间战事吃紧,元安经常忙到深夜才睡,他掀开帘子直接进去,果然他还在沙盘前站着。

  元安抬头看他:“还不睡?”

  苏离九坐下:“别提了!那几个妮子就会找事,我给我爹写的信被苏嘉那个臭丫头看见了,结果她嘴上没门,就告诉了胡蔓,这不…三人结伴儿跑来了!”

  “啊?她们几个来了?”

  “还不止!”苏离九揉揉太阳穴:“关键还把胡蔓给丢了!”

  元安一下站起身:“什么?怎么回事?”

  苏离九把苏嘉的原话给他复述了一遍:“现在的问题是,她刚来这里,会是什么人居然盯住了她?有什么目的?”

  元安还是很关心胡蔓的:“不管是什么人,明天你别去城楼了,带人去找人!务必要平安把她找回来!”

  “你以为这样就完了?”苏离九习惯性的扇扇子:“重点是,她已经怀了武战的孩子!”

  元安脸色变得难看:“真的?”那他要是给不了她一个完整的武战,那可怎么办?他的良心也难安啊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88读书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