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嘉反正不怕她,硬着头皮不看她:“那我现在就走了!”说着还真起身要走。

  胡蔓一把拽住她:“苏嘉!”

  苏嘉无奈道:“行了,你就别问了!再问我真走了!”

  胡蔓可没那么轻易就罢休,这两人这模样,反而让她更忐忑了,盯着苏嘉看了半晌:“既然是苏公子从边疆的来信,又是跟我有关的,就只有武战了吧?他怎么了?”

  苏嘉一点都不诧异她猜的出来,以胡蔓的脑子,要这么容易就蒙混过去才怪了,冲着夜芷一摊手,表示她也没办法了。

  夜芷也知道,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,想隐瞒只怕是很难了,可她又真的担心胡蔓太过伤心。

  斟酌着不知该怎么说,胡蔓心里急切,面上却越发平静:“说吧!与其让我这么提心吊胆,还不如给个痛快!他是去打仗,我自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我也知道我现在怀孕,我不会让孩子有危险的!。”

  苏嘉轻叹口气:“行了!她本来就应该知道!谁有权利瞒着她?”苏嘉早就忍不住了:“其实是,武战失踪了,不过你别太着急,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,也不能证明他就出了事!元大哥正在全力寻找。”

  胡蔓闭了闭眼:“我知道了,夜芷你去找画儿给苏嘉安排间住处,对了,这件事不能跟他们说!尤其是武叔!我……想自己一个人静静,不用担心。”她脑子还清醒着,冷静的说完,转身出了夜芷的房间。

  夜芷不放心刚要追上去,被苏嘉一把拽住:“你别去了,让她自己缓缓。”

  夜芷一脸焦急:“可小姐反应不正常。”

  “能正常吗?男人生死不明谁能正常得了?”苏嘉将她拉回来:“她不想让人担心,你还非要让她当着别人面表露?她自己都说了,有分寸的!你去劝能管用吗?非让她憋着就是好了?”

  胡蔓怎么回屋的都不知道,眼泪一滴滴的砸在雪地中不知所踪,她有点恍惚,却也将夜芷和苏嘉的话听在了心里,她还有孩子,不能太由着性子来。

  进了屋子,顺势从里面插了门,胡蔓左右看了看,找出来她刚做好的小衣服,呆呆的看了会儿,又翻出武战给她的玉佩,捂在胸口,这样的天气,它都是温的。

  武战的和孩子的东西,胡蔓将玉包在小衣服里,终于心里的万般惶然和委屈止不住,抱着东西伏在桌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他保证过自己不会有事的啊!他明明答应过要平安回来的!丢下他们母子俩,他在黄泉路上能安心吗?!

  门外安顿好苏嘉想过来看情况的夜芷推了一下门没推开,急得眼眶发红:“小姐!小姐你开门!”

  可胡蔓恍若未闻,她满脑子都是武战的模样,这样好的一个男人,她唯一爱过的一个男人,自己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吗?

  胡蔓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里到晚上,夜芷就一直在门口守着,时不时的听到屋里还有动静才稍稍安心,终于在有人来叫她吃饭的时候,胡蔓吱呀将门打开了:“端来房里吧!我不想过去吃了,夜芷,你也去吧!招待好苏嘉。”

  夜芷看着自家小姐,眼睛有些红肿,但精神看起来还好,重要的是,情绪还算冷静,点了点头:“我这就去端。”

  胡蔓看着几个菜,一点胃口都没有,可她不能不吃,她一味的消沉下去,解决不了任何事!若孩子再有个什么闪失,她会后悔莫及的。

  食不知味的吃了一个馒头,去洗了个澡,早早就睡下了,能睡得着吗?当然睡不着,她和武战的种种就在脑海里放映,太多的回忆,太多心动和欢喜,只是回忆越甜,现实越显得凄凉,她不能接受,不能就这么接受这种结果!

  第二天一大早,胡蔓就去找了吴画和武青,去给吴清水检查了身体,又看望了武林川,表情一直很平静,夜芷跟着她,却越听越心惊,怎么看起来,小姐像是在交代什么一样……

  果然,等看了个遍,才叫去她和苏嘉,开口就道:“我要去边塞!”

  苏嘉倒是没太意外,只是夜芷反应就大了:“不行!小姐,那里正在打仗,太危险了!何况你还怀着身孕,不能颠簸的!”

  胡蔓眼神很坚定:“我必须去!一定要去!”

  “少爷和元将军都会尽力找武公子的!”夜芷着急:“小姐求你了!不要乱来!”

  胡蔓咬了咬唇,手有些颤:“夜芷,我以为我能挺住!当时也信誓旦旦的跟他说了,如果他有什么意外,只要有我们的孩子,我可以撑下去,我可以!可我现在发现,不行……我不能没有他!要是武战不在,我和孩子就不完整!我要去找他,今天就走!”

  “小姐!”夜芷忙拉着苏嘉劝她:“大小姐,少爷他们会找的对不对?只要武公子平安,不用小姐找他,他也一定会回来"zhao xiao jie"的!”

  “我要亲自去!”胡蔓将昨晚收拾好的包袱拿出来:“每次他不见的时候,只有我能找到他!我不信他会出事!”

  “不行!”夜芷拦在门口:“小姐,其他事我都可以听小姐的!可这件不行!请小姐恕夜芷冒犯!”

  胡蔓从包袱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:“这是给武叔他们的信,这件事不能让他们知道,不然他们一定不会同意,而且会担心,就说蔓香居有急事,我回了长陵。”

  夜芷眼睛一亮,忙道:“对!小姐要是执意去,我就去告诉吴小姐!”

  胡蔓不为所动:“你告诉他们,不过是让他们都跟着焦急罢了!现在要么你跟我去,要是你实在不同意,我只能趁机偷偷自己去了,除非,你们把我关起来!”

  胡蔓决绝的让人心惊,夜芷当然不可能真把她关起来,那样只会适得其反,不逼得她郁郁才怪,要是让她一个人偷偷的走,她更不放心了,看胡蔓这么魂不守舍的模样,夜芷轻叹口气,算了,她有那一次能拗得过小姐的。

  “那好,我陪小姐去!就是拼了命也会护小姐周全的!”

  胡蔓这才点了点头:“好夜芷!”

  “真要去啊!”苏嘉有些后悔自己做事太莽撞了,要是胡蔓有个什么闪失,自己怎么能过得去?

  “嗯。”胡蔓看着苏嘉:“真的很谢谢你这么远来告诉我,恕我没办法好好招待一下你,你赶紧回去吧!免得时间久了,苏大人更担心了。”

  苏嘉一撇子:“我不!我留信了,而且已经这样了,早回去晚回去都免不了一顿加法了!好不容易跑出来,到长陵以外的地方看看,不多转转怎么能够本儿?”

  “那你要去哪儿?”胡蔓不放心:“虽说你身手不错,可毕竟一个女孩子家,你心眼儿又不多,万一被骗了被坑了怎么办?”

  “那还不简单?我跟着你们就行了!”苏嘉拍拍手:“这边塞我还真没去过,不知道是何种景色呢!”

  这次轮到胡蔓惊吓了:“你别乱说!那里不是玩儿的去处!”

  苏嘉一撇嘴:“你觉得你管得了我?一路上咱们还能有个伴儿,我好歹也不会给你拖后腿,要是你不带我……那我只能自己去喽!”

  居然用她的话噎她……胡蔓无奈:“那好吧!都去收拾东西,悄悄的动身,不能惊动府里的人!”

  两人去收拾东西了,胡蔓想起于书言,刚回来找他的时候,他还特意警告了自己不准不辞而别,而且几次见面,胡蔓明显感觉到他眼神言行都规矩了许多,以后还是能当朋友的,只好又坐下来写了封信,装好出门交给家丁,让他送到于鸳酒楼。

  “小姐!我们收拾好了。”夜芷和胡蔓的东西都很少,只是一些换洗衣服,苏嘉的就更少了。

  胡蔓左右看了看:“你先出去找辆马车,往出送包袱的时候就从后门出!”不然不说别人,以武林川那么紧张孙子的人,一定会拦着她的。

  胡蔓和苏嘉在房间里等着,苏嘉看她愁眉不展,安慰道:“你也别太难受,我哥都说了没找到武战的尸体。”

  胡蔓点点头,低头喝了杯水:“他答应过会好好回来见我和孩子的,我信他。”

  苏嘉看着胡蔓这样,深深觉得自己输得不冤,武战对胡蔓这么痴心坚定,也源于胡蔓对他的死心塌地!

  大约两刻钟的时间,夜芷回来了,又将包袱悄悄送出去,才道:“小姐,趁着吴小姐他们都忙,咱们快走吧!”

  胡蔓深呼口气,还不到中午,再晚没准儿就真赶上他们回来了:“好!走吧!”

  买来的马车很宽敞,夜芷怕路上太颠簸,铺了厚厚好几层又软又厚的软褥,自己上去试了试,确定马车走的时候里面不颠才行。

  马车快走到城门口的时候,忽然一匹马疾驰而来,男子直接拦在马车前:“停车!”

  夜芷一拉缰绳,冲着车里道:“小姐,是于公子。”

  胡蔓抿嘴,不是都给他送信了吗?怎么还追过来了?无奈只能下了马车,于书言一把拉住她:“你不是说要长住?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?”

  说一下更新问题,这几天基本都会加更,之前说的五月份,是因为编辑说五月有推荐,但没说具体几号,我也没说是五月一,没审题的读者开喷真是让我委屈!要是不相信,加群来私聊我,给你看编辑的原话记录可好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88读书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