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上你看书网 A ,最快更新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!

  “怎么样了?”一身白衣的苏离九匆匆赶来,直接冲着胡蔓来:“怎么样?!”

  胡蔓缓缓摇头,苏离九脸色一变,大步进了房间,听见胡蔓的话,外面几个人也都脸色微变,一脸哀叹。

  没一会儿苏离九出来了,站在门口,眼圈微红:“元老将军已经不治身亡,世子爷悲痛欲绝无法回应各位,明日就会举办丧礼,届时大家再来吧!”

  “哎,那我们明日再来祭拜元老将军,也请世子爷节哀顺变。”

  一院子的人走了个干净,胡蔓和武战进了屋,剑已经在元擎断了气后拔了出来,元安跪在床前,手死死的抓着元擎的手,神情呆滞,显然受了十分大的打击。

  这个时候问什么都是不合适的,几人默默立在一旁,等着元安缓过神来。

  大约一刻钟,元安放开元擎的手,撑着床沿想站起来,可腿已经麻木了,一个踉跄差点栽倒。

  武战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元安起身揉了揉腿,亲自去倒水,拿着一块儿干净的手巾,一点一点的将元擎胸膛上的血迹擦干净,用被子给他盖好,又凝视了一会儿才转过身,眼睛血红,声音嘶哑:“我元安本不想卷进这夺位纷争中,可他们向我下手就算了!害死我爷爷,我绝不会善罢甘休!”

  苏离九轻叹气:“可咱们连是谁动的手都不知道。”

  元安话里透着冷寒:“左右躲不过那几个人!皇子又如何,王爷又如何!我元安立誓,若不为爷爷报仇,誓不为人!”

  所有下人都忙碌起来,换衣服,挂白灯笼,布置灵堂,元府整个沉浸在悲伤之中,胡蔓看着穿戴整齐的元老将军被放入棺中,整颗心都感觉凄凉无比,这皇家的人,哪里是亲人?分明比仇人还要更甚!

  元安一身孝服跪在灵前,已经没了眼泪,但整个人都透着孤哀,下人们都在忙碌,只有他们几个陪在身边,半晌才听他悠悠道:“长这么大,我平庸,和气,只是因为知道元家已经足够显眼,不想再让元家更引人注目,站在漩涡中心,想让一辈子峥嵘的爷爷有个安详的晚年,终究还是躲不过的,生在这种家庭,想要安稳无人敢动,只能不断的强大,不断的往上爬!到底还是我太天真。”

  苏离九垂了垂眼,拍拍他的肩膀:“我早劝过你的,不会有人因为你的无害就放过你,他们只会因为你的软弱,更加肆无忌惮的来抢夺你的东西。”

  元安转过头:“离九,恐怕我要跟你讨个人了。”

  苏离九楞了一下,转头向武战看去,武战狐疑道:“我?”

  元安点了点头:“按照律例,我可以承袭爷爷的兵符,然而我虽然对军队熟悉,却从未在军中当过职,我需要一个有勇有谋的心腹!”

  当兵?武战握了握拳,他从没想过,自己还能去当兵!不由去看苏离九,征询他的意思。

  苏离九挑了挑眉:“哎,没办法,谁让你是我兄弟呢!虽然我确实有点不想让他走。”

  “谢了。”元安点点头,又问武战:“听小魏说你们路上也遇到伏击了?”

  事情太多,都忘了,武战点头:“只有两个人,没有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,大概只是想拖延时间。”

  胡蔓看他握着纸钱的手一攥,慢慢的又松开:“你们忙去吧!我陪陪爷爷。”

  回去的时候谁都没有坐马车,苏离九也是一脸愁容,胡蔓不由问:“世子爷没当过兵,也没有功夫,真的能接手军队?”

  苏离九眯了眯眼:“你们今天看到的元安,才是真正的元安,那些以为元府后继无人软弱好欺的,怕是弄巧成拙,定会后悔杀害了元老将军的。”

  说罢又跟武战道:“既然元安开了口,你到军中也好,能多历练,以你的能力,必定可以加官进禄。”

  武战点了点头,说实话,他也认为他学识不高,为人处事不够圆滑,又比较热衷功夫切磋,恐怕也只有军队适合他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那些尸体已经处理了,武战才又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苏公子,以后我不能常在蔓蔓身边,那些护卫又不能寸步不离的跟着,不知苏府有没有功夫不错的女人?”

  “有。”苏离九点了点头:“这样倒也行,等我回头派一个来。”

  到了岔口苏离九才上了跟着他的马车,武战牵着胡蔓的手:“我要是不在身边的时候,你千万照顾好自己,万事小心知道吗?”

  胡蔓与他十指相扣:“我还担心你呢!军中未必就比朝堂光明多少,里面不知多少党派,安插了多少人的奸细,元安越是重用你,恐怕你暗中树敌也就越多,万事小心,你的心眼儿实,切记不可轻信任何人!”

  “我有分寸。”

  确实,武战一点一点的在改变,跟她初遇的那个人有了很大变化,不过只要初心还是那个武战,变的更精明倒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  回到酒楼胡蔓给他烧了水,武战身上还有血迹,洗了澡换了衣服,才抽空吃了个饭,忽然想到:“明天开张,大概是不会有几个人来了。”

  武战点头:“毕竟是民众敬仰爱戴的将军,一定会有很多人去送行。”

  说来也是唏嘘不已,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老王爷,一生就这么落下了帷幕。

  “老板娘!”一个伙计跑进来,手里拿着一张告示:“刚刚衙役发的,明天开始所有店面全部停业三天,举国哀悼元老将军!”

  胡蔓忙接过来看,大致意思就是,这是皇帝唯一的一位长辈了,几十年来为大朔立下汗马功劳,战功赫赫,为显孝心,特以最高丧葬仪式举办。

  “看来直接不用开了。”胡蔓觉得这样也好,他们也能去送元老将军一程。

  “看来苏大人身上的担子可要重了。”不管是真情假意,这么恶劣的事,皇帝必然是要施压严查到底的,首当其冲的就是大理寺卿苏则和顺天府尹!

  “其实谁都知道嫌疑人是谁吧?”胡蔓拨弄着桌上的花叶:“元老将军是什么身份,有几个敢打他主意的,再说除了那些能继承皇位的,其他人跟元老将军也没什么必然牵扯。”

  这谁都知道,可抓不到把柄,就算真的有那么些证据,又有几个官员敢真的去捅出来?

  官场,朝堂,丝丝连连,牵一发而动全身,想要自保就得慎之又慎,何况还是得罪那些你惹不起的人!

  大概是元擎身亡的消息传遍了,晚上的时候客人就已经少了很多,胡蔓直接提前关门,明天开始也算放伙计们三天假。

  将酒楼的门锁了,胡蔓去浴池泡了会儿,穿着中衣端了些水果回房,武战坐在沙发上看书,当然是些简单的,不懂的地方他都会标注出来问胡蔓。

  胡蔓将水果给他放在面前的桌子上,武战真真是身板笔直,满座生风,沙发这么舒服柔软的东西,他都从来不会像自己那样靠着或者直接窝进去,跟坐硬邦邦的椅子一样,坐姿挺拔。

  有时候胡蔓真希望他能不那么紧绷,看着活的一本正经的真累,拿起一个荔枝拨开,走过去直接坐他腿上,从他的拿着书的臂弯里钻进去,举到他薄唇前:“吃!”

  武战感受着她身上好闻的皂角清香,张嘴吃进去,眸子越深了一层,胡蔓直接往他身上一靠,使他不得不向后仰靠着沙发,身体完全相贴。

  “蔓蔓。”武战将核吐出来扔到桌上的空盘中。

  “怎么了?”胡蔓窝在他怀里,跟他一起看着书:“这不是前朝野史吗?你现在都能看懂这个了?”

  武战将书塞进她的手里,双手改搂着她的腰:“一半靠看,一半靠猜。”

  胡蔓跟着瞅了两行,居然还真就看进去了,看完又翻了一页,她真是很久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看书了,她发现看这个能了解不少这个国家的事。

  可她喧宾夺主的跑过来看书,武战却被搅得心猿意马了,她香软的身子就在自己身上,入眼处是她纤白的美颈和翻动书页的葱指。

  忍不住大手从她中衣下摆钻进去,里面是真空,皮肤十分软滑,胡蔓一个激灵,隔着衣服抓住他的手:“凉!”

  武战下巴搁在她的发顶,声音低沉:“就是凉才向让你帮忙捂捂。”

  胡蔓脸微红:“不正经!”

  武战低头在她脖子上轻咬一口:“没关系,你正经就好,看你的书。”

  胡蔓是想看书来着,可他的手越来越不安分,胡蔓呼吸急促,想起身却被他的胳膊牢牢固住。

  “武战!你先放开我。”

  武战不说话,回答她的是更勾人的攻势,半晌他的手闹够了,居然直接就来脱她的裤子,胡蔓一惊,一手拽住自己的裤子:“武战!起来行不行?到床上……”

  武战咬着她的耳垂,出语含糊不清:“不要,这样就挺方便。”

  这灯还亮着,又是在沙发上……他还是在自己的后面,胡蔓烧的整个身体都成了粉色……

  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小说八士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