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蔓这才微微松了口气,刚站起身准备走,猛然想起了什么,脚步僵住,又转头问:“掌柜的说你常去,但是那次是第一次见到他?”

  钱掌柜点点头:“没错,肯定是刚去没几天的,不然我不会没见过。”

  胡蔓缓缓转头看向胡朗月,若他是刚去那什么卿格楼,说明是刚被卖去的……可如果卖去的时候已经是那副痴傻样,老鸨会买吗?

  她忽然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,该不会……该不会是他被卖去的时候还正常吧?那刚去没几天就疯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,一定是经历过什么灭顶的刺激!

  在那种地方……在那种地方!能把一个好好的人逼疯的,让他崩溃想死的,除了…除了被那样对待,还能有什么?!

  胡蔓身子有点抖,一句话没说,拉着胡朗月的手就往回走,胡朗月有些发蒙的看着胡蔓严肃的有些吓人的侧脸,一路不停的回了酒楼,胡蔓才停下脚步,背对着胡朗月不说话。

  胡朗月奇怪,转过去一看,发现胡蔓眼睛红红的,忙道:“怎么了姐姐?你怎么哭了?”忙拽着袖子给她擦泪。

  胡蔓一把拉住他的手:“没事,姐姐没事。”声音却掩不住的哽咽,看着胡朗月干净的容颜,多美好的少年啊!居然,居然遭遇那种事!

  她的心疼的不行,忍不住一把抱住胡朗月,轻轻的拍着他的背:“朗月!没事了!以后有姐姐在,谁也不能欺负你!”

  胡朗月身子僵了一下,半晌才大着胆子,小心的回抱住胡蔓,嘴角裂开:“姐姐,朗月永远不跟你分开!”

  胡蔓深呼口气,情绪稳定些了才放开他,给他理了下额前的碎发:“朗月,回去睡会儿吧!”

  胡朗月点点头,这才回了房间,胡蔓虚脱的坐下,她要怎么办?该不该查下去?该不该替他找到家人?

  如果找到了,他的家人是好人还好,若是,若是他家里人把他卖进那里面,让他,让他遭受那种侮辱和痛苦,才让他变成这样,那这样的家人又有什么必要认?她也不敢把他还回去啊!

  胡蔓想着,干脆,就让他跟着自己吧!等他病再好一些,心智慢慢成熟起来,自己也能替他找个媳妇儿成亲,没有人再知道他的过去,他可以好好的过日子!

  家人什么的,既然他已经不记得了……也就别找了吧!那种回忆,胡蔓觉得他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。

  这件事就这么被她搁置在这儿,不过人算不如天算,她肯定不知道她还不知道,却会被别人先行知道了!

  夜幕了,伙计大厨们都收工回家,胡蔓在厨房喊:“朗月,去插一下门吧!”

  胡朗月哦了一声,带着大款去关酒楼的门,可刚到门口,大款忽然呜呜的叫了一声,还没等胡朗月关上门,嗷呜一声从门缝里嗖的穿了出去,就朝着西边奔去。

  “大款?!”胡朗月门都顾不得关,忙追了出去。

  大款的速度不快,像是边跑边闻着什么,胡朗月很快追上,一把抱住它,气喘吁吁的:“你跑什么跑?”

  大款伸着脖子,一个劲儿的朝一个方向叫,就是不跟胡朗月回去,胡朗月奇怪的看过去:“你咬什么?什么都没有啊?”

  可话音还没落,就见那个巷子里突然出来一个人,昏暗的月光下有些看不清他的脸,胡朗月一皱眉:“大款,你要找的就是他?”

  大款一看见他,嗷呜一声挣脱开胡朗月就扑了过去,可那人像是早有准备,忽的手一扬,只见白色的粉末从手中撒下,大款还没冲到跟前,忽然四条腿一软,普通趴卧在地上。

  “大款!”胡朗月惊惧的叫了声,就要过去,去被那人一把抓住:“它没事!只是些"mi yao"!”

  “你是谁?!你想干什么?”激动的胡朗月一把抓住他的领子,拉进一看,才瞪大眼睛:“是,是你?!你又想干什么?”

 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天闯进蔓香居,差点伤了他和胡蔓的人!

  那人忙道:“公子别急,在下没有恶意!只是有些事想确定一下!”

  胡朗月挣开他的手:“你害我的大款!”

  男子看了一眼已经昏倒的狗:“公子放心,它确实正是闻了些"mi yao",睡一觉就好了,没大事的!”

  胡朗月过去一把抱住大款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男子看了看稀疏的街道,虽然已经夜深,但还是怕有人会走动,手一抬,做个请的姿势:“公子跟我来!”

  胡朗月皱眉,警惕道:“去哪儿?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?”

  “公子,我真的没有恶意,要是真想伤害你,大可现在就动手,你没功夫,又不是我的对手!不要逼我用强的!”

  胡朗月盯着他想了想,好像…有点道理,抱起大款:“好吧!”

  那人带着他进了胡同,在一家好像普通人家的门前停下,轻叩了两下,立刻就有人过来开门了,看了眼门口的胡朗月:“就是他?”

  男人点了点头:“所以带回来给头儿确认,进去再说!”

  另一个人点了点头,把两人让进来,四处看了看才关上门,胡朗月看还有好几个人,心里有些打鼓,抱着大款站在院子里不动。

  那男人好歹跟胡朗月见过两次,知道他好像有点跟正常人不一样,反正已经到了这里,也不再多劝说,到院子最边上的一间房门前敲了敲门:“头儿,人带来了。”

  门吱呀一声打开,一人长发高高绑起,一身紫衣,容貌硬朗,走下台阶,仔细一看,脸色一变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属下见过少主!”

  其余四人脸色一喜,忙跟着跪地轻声喊:“见过少主!”

  胡朗月被吓了一跳,抱着大款连连后退:“你们做什么?!”

  萧羽诧异的看过去:“少主?您怎么了?不认识属下了?”

  带他来的那男子才道:“头儿,这个,不知道少主经历过什么事,好像,什么都不记得了,还变得,有点不灵光!”

  萧羽一皱眉:“怎么回事?”

  男子摇摇头:“属下也是上次受伤无意间逃到那个酒楼,才发现了少主身上的胎记,那酒楼只有少主和一个女人,到底怎么回事,属下也不知道。”

  萧羽站起身,往前一步,胡朗月就退后一步,没办法,只能道:“少主莫怕,我们不会伤害您的!您可是我们的主子啊!”

  胡朗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似乎一点也不懂他在说什么,萧羽从腰间摸索出一块儿令牌,上面写了一个锋字:“少主这个也不认得了?这是剑锋队的令牌!”

  胡朗月仔细看了看,还是摇摇头,萧羽有些无奈:“少主什么都不记得了?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,是什么身份?”

  胡朗月轻声道:“我叫胡朗月,身份就是胡蔓的弟弟!”

  “胡朗月?胡蔓又是谁?”

  旁边的男人回道:“大概,就是一同跟少主住在蔓香居的那个女人,属下上次听到少主叫他姐姐了。”

  “她什么身份?怎么能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跟少主住在一起!你去查一查!”

  “等一下!”听到他们说胡蔓,胡朗月总算又来了脾气:“不准你们找我姐姐!不准你们害他!不然,不然我跟你们拼命!”

  萧羽忙道:“没有,我们没有要害少主的姐姐,那个,好,我们不找她,少主放心!”

  胡朗月抱着大款:“天都黑了,你们要没事,我就回去了。”

  “这可不行!”萧羽忙道:“好不容易找到少主,少主得跟我们回去!”

  胡朗月一脸莫名其妙:“我说了,我不是什么少主,我也哪儿都不要去!我要回去找我姐姐!”

  “少主!您可知道为了找您,我们都牺牲了多少弟兄!好不容易找到了,您得快跟我们回去,在大朔,您的处境很不安全!”

  胡朗月根本什么都听不懂,反正就是摇头:“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,让开!我要找我姐姐!”

  “少主!”萧羽还想劝,胡朗月已经朝门口走了。

  他什么都不记得,看来跟他是说不通了,萧羽一咬牙:“少主!属下得罪了!”快步上前,一个手刀劈在他的后脖处,胡朗月闷吭一声,身子一软,被萧羽赶紧接住。

  “头儿!”手下几个人吃惊的看着萧羽。

  萧羽眯了眯眼:“少主现在神志不清,说什么都是徒劳,我们只要负责把他安全带回去,就算完成任务了!总不能一直在这儿耽搁着,这两天搜查正严,我们也不安全!准备一下,明天出城!”

  “是!”

  一个人过来接过大款:“头儿,这匹狼怎么处理?”

  萧羽扫了一眼:“宰了。”

  “不行不行!”跟胡朗月接触过两次的男人忙道:“头儿,少主可是非常喜爱这个东西的,上次属下要宰它,少主居然不顾安危的替它挡刀,要是咱们把它宰了,少主回去也会要咱们命的!不如留下来,还能安抚一下少主的情绪。”

  萧羽拧眉想了想:“好吧!先留下来,不行的话,明天上路之前给它再喂些"mi yao",免得坏事!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最新章节,秀色可餐:夫君请笑纳 88读书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